夏邑:一居民旧房屋翻修后被强拆 律师称不可以

时间:2015-06-12 16:31:22   来源:
分享到:
赵敏(化名)是商丘市夏邑县火店镇的一村民,前一段,她找人翻修了自己家的老房子,却没料到在未接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被镇政府强制推倒,赵敏找到镇政府领导才知道这房子属违章建筑,她不解,几十年的老房子,怎么现在成了违章建筑?为什么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推倒房屋?6月9日,带着疑问,记者采访了火店镇政府相关领导。

赵敏指着自家被推倒的房子

赵敏(化名)是商丘市夏邑县火店镇的一村民,前一段,她找人翻修了自己家的老房子,却没料到在未接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被镇政府强制推倒,赵敏找到镇政府领导才知道这房子属违章建筑,她不解,几十年的老房子,怎么现在成了违章建筑?为什么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推倒房屋?6月9日,带着疑问,记者采访了火店镇政府相关领导。

事件回顾:自家翻修的房子被推倒

赵敏的母亲跟着她住在夏邑县,前些日子,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提出想回老家火店镇住。因为那是几十年前的老房子,赵敏准备找人翻修后再让母亲搬回去。

看到自家老房子上贴的有翻修老房子的小广告,赵敏打电话请来了工人,说干就干,十几天的工夫,工人将老房子的四角建起了水泥柱,眼看着老房子就要修好了。

6月3日,邻居的一个电话,让赵敏一家乱了头绪。

“快来吧,镇政府带了铲车正推你家房子呢。”赵敏向记者学着邻居打电话时说的话。但是,当她赶到现场时,房子已经成了废墟。

后来,她到镇政府了解情况才知道,自家的房子属违章建筑。赵敏拿出土地证,说:“房子是我的,地是我的,我在自己的地上翻修我的房子,怎么成了违章建筑?”

赵敏回忆说,翻修老房子的时候,她一直守在那里,没有人通知过她停工。翻修好后,镇政府来人说镇长叫她去,她去了,镇长让她扒房子,她没同意,镇长让她回去了。没想到,十多天后,也就是6月3日就发生了上面那一幕。

记者调查:镇政府提供出相关依据

6月9日下午,记者到夏邑县火店镇镇政府了解情况。办公室工作人员给镇长郭某电话汇报后,郭某立即离开办公室驾车准备离开,在记者一再追问下,他摇下车窗,只留下一句话“找王书记”,然后迅速驶出镇政府大院。

随后,记者见到镇政府第一书记吴某,他也说了同样一句话“找王书记”,然后匆匆离开。

王书记是火店镇的纪检书记,记者见到他时,他满嘴酒气,眼睛和脸通红。对此,他解释说,自己的腿崴住了,涂了酒精,至于眼脸发红是因为有高血压。

镇政府提供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

王书记拿出《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上面显示,赵敏因违法翻建建筑物违反了相关规定,责令立即停止上此行为,并听候处理。还有一份《送达回证》显示赵敏拒绝签字。

在商丘市人民政府文件商政[2011]68号中显示:“各乡(镇)人民政府负责本辖区内规划管理和一切建设项目的查处,应组织人员进行经常性的巡查,违法建设由乡(镇)人民政府责令停止建设,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依法拆除。”王书记说,他们拆除违章建筑,依据的就是这一条。

他说,去年,镇里组织拆除路两边的违章建筑,像赵敏家这样的老房子,如果不翻修,就不算是违章建筑,但是翻修了,就要按镇里的统一规划,必须报相关手续,乡里审批后才可以修建或者重建。但是,赵敏没有提交任何手续,就属于违章建筑。接到群众举报后,镇政府联合住建所一起到现场将违章建筑拆除。

律师说法:镇政府住建所无权拆居民房屋

河南豫润律师事务所律师赵钰涛认为,镇政府联合住建所强制拆迁所谓的“违章建筑”无论上从程序上还是实体上均是违法的。

首先,镇政府联合住建所强制拆迁行为是一种行政强制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规定:“行政强制执行,是指行政机关或者行政机关申请人民法院,对不履行行政决定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依法强制履行义务的行为。”

同时还规定:“行政强制的设定和实施,应当依照法定的权限、范围、条件和程序。”“行政强制措施由法律设定。”

按照法律规定,在无法律明确授权的前提下,乡镇人民政府和住建所(住建局的派出机构)均不具备拆迁“违章”房屋的权利,其在无法律授权的前提下做出的行政强制执行也是违法的。

其次,商丘市人民政府商政[2011]68号文件向乡镇政府对违法建设的授权仅仅是责令停止建设,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才是依法拆除。最后的结果是依法拆除,而不是直接拆除。乡镇政府据此作为商丘市人民政府的行政强制执行的授权也是错误的、无效的。行政强制措施必须由法律设定,地市级人民政府的文件是无权设定的。

所以,认定房屋是违章建筑的权力是规划主管部门,规划主管部门对违反法律规定的建筑,可以责令停止违法行为,也可以做出行政处罚决定,需要进行行政强制执行的,应当通过人民法院裁定执行并由人民法院组织强制执行或者由有权部门(一些地区为城管综合执法局)按照法定程序强制执行。

另外,按照法律规定,赵敏翻修老房应当向建设、规划主管部门进行申报,获得批准后方能进行翻建,如果随意进行翻建,不仅造成规划失衡,也可能造成不完全因素。

相关情况将继续关注。(本报记者)


本文来源:责任编辑:10034

版权声明:

一、凡本网注明“来源:平安河南”的所有文字、图片等稿件,版权均属河南法制报社和平安河南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平安河南”,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二、本网未注明“来源:平安河南”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平安河南",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三、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