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频消融术安抚婴儿狂跳的心

时间:2020-07-10 18:47:35   来源:
分享到:
7月9日对小蕾(化名)一家来说,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这对年轻的父母,终于可以带着自己7个月的宝宝康复出院回家了。这也创下了河南省行射频消融治疗最小年龄患者的纪录。

7月9日对小蕾(化名)一家来说,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这对年轻的父母,终于可以带着自己7个月的宝宝康复出院回家了。这也创下了河南省行射频消融治疗最小年龄患者的纪录。

出院前一天,他们满心欢喜地为郑州市心血管病医院(郑州市第七人民医院)赵育洁主任和王地医生送上了锦旗:“精湛医术除顽疾,高尚医德为患者”。

可爱又惹人疼的小蕾,在出生20天时,不知为何便一阵一阵地喘息、哭闹,父母带着她到医院检查,被诊断为“室上性心动过速”,心率最快达到250次/分左右。每每发作心动过速时,不仅是小蕾最难过的时刻,也是这对初为父母的夫妻最煎熬的时候。

因为发作频繁,辗转多家医院后,开始间断为小蕾服用胺碘酮、地高辛、心律平等药物。但依然没有看到转好的迹象。尤其在此次住院前,小蕾长到7个多月的时候,还一度出现了口唇青紫的情况,令其父母几近崩溃。

得知郑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心内科的赵育洁主任,在射频消融这方面经验丰富。小蕾的父母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找到赵育洁主任求诊。

经过详细的检查和专家会诊,小蕾被安排在7月3日这天,接受射频消融手术。这是让小蕾全家人紧张却又激动的一天,而对赵育洁主任来讲,也是极具挑战的一天。

这天,体重仅7.5公斤的宝宝被医务人员抱入手术室,麻醉科的叔叔阿姨轻柔地给她戴上面罩,顺利“睡着”。在麻醉科医生、牛思泉副主任医师娴熟的穿刺技术下,很快做好了各种置管准备。赵育洁主任亲自放置好各种专门为小朋友准配的电极导管,开始做电生理检查。因为患儿的血管太细,术中哪怕0.1毫米的误差,都可能导致严重后果。

心内科赵育洁主任,心内二牛思泉副主任,胥良副主任医师,电生理技师王建利等专家密切协作。赵育洁亲自为小蕾操“刀”。术前专门准备消融导管,每一步的操作都要格外留神,小家伙心脏小,可操作的空间更有限,心脏传导系统关键部位的操作如有不慎将导致孩子传导阻滞而面临安装起搏器的可能。所以,这位有着丰富射频消融经验的老医生每一步都如履薄冰。为了减少对孩子的辐射,赵育洁主任采取小窗口、短时透视操作,调整导管到理想位置。由于孩子心脏过小,即便用了最小号的电极导管,也不能像指导成人手术那样准确分辨疾病类型。在导管室专业的电生理团队仔细检查后确认为“房室结双径路合并希氏束旁旁路”。这种复杂的心律失常在成人治疗中尚有难度,何况如此小的孩子?医生最担心的是消融后出现房室传导阻滞。面对发作如此频繁的孩子,赵育洁主任决定进行最大安全下的尝试。

每次消融前都分别核对透视窗下消融导管的位置及多导标测仪,保证安全的前提下低功率、短时进行滴定消融。成功消融双径路后,赵育洁主任亲自穿刺右侧股动脉,顺利置入鞘管后送消融导管至无冠窦,从无冠窦进行希氏束旁路的消融。一次精准到位的放电一枪毙掉了希氏束旁道,心动过速再也诱发不出来了。整个导管室几乎都要沸腾了,赵主任悬着的心也终于落地了。

术后,赵主任总结分析到“该手术难点:1、小儿心脏过小,常规检查导管只能起到部分诊断功能,需要扎实的电生理基础知识做出精确诊断;2、过小的心脏,三维标测系统也失去了指导意义,因为局部导管移动,三维根本无法精确显示,需要X线下图像放大几倍后观察导管移动;3、该患儿诊断为希氏束旁旁路,消融策略尤为重要,治疗的目的一定是在最大化避免并发症基础上的有效治疗”。(杨柏青 杨少华)

本文来源:责任编辑:王大悦

版权声明:

一、凡本网注明“来源:平安河南”的所有文字、图片等稿件,版权均属河南法制报社和平安河南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平安河南”,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二、本网未注明“来源:平安河南”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平安河南",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三、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