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炒白银”陷阱有多深

时间:2014-05-21 09:35:13   来源:
分享到:
“我投资了10万元炒白银,没想到一会儿工夫就亏了6万多元,操盘手推荐的行情总是相反,能赚钱的时候系统却又出不了单,现在连剩余的3万多元都出不了金。”近日,张先生给本报打电话说,希望记者能陪同他到郑州找这家公司问问是咋回事。

“炒白银”风靡一时,受骗者比比皆是。目前国内真正合法的贵金属交易所不多,经过证券部门批准认证的只有上海期货交易所、上海黄金交易所以及天津贵金属交易所等几家。很多打着贵金属投资旗号的咨询代理公司,其实是在搞非法经营,他们利用自设交易平台,通过篡改交易数据等暗箱操作来榨取客户钱财,法律界人士呼吁职能部门尽快出台相关法规政策,遏制这些公司利用非法炒金炒银“洗劫民财”的行为。
投诉
网上炒白银一夜亏损6万元
“我投资了10万元炒白银,没想到一会儿工夫就亏了6万多元,操盘手推荐的行情总是相反,能赚钱的时候系统却又出不了单,现在连剩余的3万多元都出不了金。”近日,张先生给本报打电话说,希望记者能陪同他到郑州找这家公司问问是咋回事。
张先生告诉记者,2013年8月的一天,他接到一个自称是河南银锦贵重金属投资公司业务员的电话,对方说投资白银利润丰厚,既可以买涨也可以买跌,只要买准了就能包赚,一个月内利润可以翻倍。“刚开始我也不相信,但他经常在QQ上发来截图,展示别人的交易记录,那些记录都是赚钱的,投资几万元一天就能赚好几百甚至上千元,看到这么高的回报率,我有点心动了。”
去年9月初,该业务员又专门给张先生打来电话,说10月4日是个大行情,百分百赚钱,如果不抓住肯定会后悔终生。经不住业务员的诱惑,张先生便按对方要求下载了网上交易客户端,并注册开户。张先生投了1万多元小试一把,当天就看到户头上涨了1200多元,张先生欣喜不已。
几天后,该业务员又打电话告诉张先生,说他投入资金太少,赚不了大钱,建议加大投入,并推荐一个技术总监给张先生做投资老师。接着,一名自称是操盘手的毛姓男子开始和张先生联系。“他不断给我灌输白银理财安全收益高,但只有资金大才能降低风险并获得更大收益的理念。”张先生说,11月初毛老师告诉他11月8日是非农日,行情会波动很大,如果注入大量资金,可以狠赚一笔。“我再次相信了他们,分3批追加投入资金共9万元。”
到了11月8日晚上,张先生在毛老师的指导下进行了多单交易,不料当晚的非农行情走势与建仓方向相反,一会儿工夫就开始大额亏损,“当时感觉就像做梦一样,一下子全蒙了,这是我和我老婆辛苦攒下来买房子的钱,就这样没有了。”张先生回忆说,因为操盘手不让建立止损,自己当晚亏损了6万多元,自己一夜没睡,第二天立马给业务员打电话询问怎么回事,可对方说投资有风险,这是谁也控制不了的。
“后面我又自己尝试小额操作了几次,有两次都显示赚钱了,但出单时却都显示系统故障,出不了单也入不了单,从这方面我开始怀疑他们的交易平台有问题。”张先生说,如今自己已无力投资,只想把户头上的3万元现金出金,但更糟糕的问题接踵而来:交易平台显示账户异常,无法进行出入金操作……
调查
公司人去楼空 炒主亏损比比皆是
5月13日,记者跟随张先生来到郑州市文化路某大厦寻找河南银锦贵重金属投资公司,但是找到该地址时,却发现是另外一家信息科技公司在办公,该公司一名负责人告诉记者:“这几天已经有好几个人来找这个银锦公司了,但我们真的不知道这个公司。”询问大厦物业管理部门,对方也表示没有听说过这个公司。
张先生随后拨打了当初联系自己的业务员的手机号码,以及该公司之前提供的400客服电话,发现均处于停机和无人接听的状态。最后,无奈的张先生和记者一同来到省工商局,经办事大厅系统查询没有该公司的相关注册信息。“这是一家黑公司,你很可能被骗了。”听到这个答复后,张先生陷入了彻底的绝望。
张先生的被骗并非个案,今年央视“3·15”晚会虽然曝光了网上炒白银的骗局以及多名受害者,但时隔近两个月,记者登录网络搜索发现,各地炒白银被骗的案例还是比比皆是。
2013年4月,广州赵小姐的股票QQ群内一名网友“丽莎”突然找她聊天,其自称是“广州万享隆电子科级有限公司”的讲师,“丽莎”邀赵小姐参与白银投资。在“丽莎”的诱导下,赵小姐先投了10万元,一夜之间却亏了2万多元。“丽莎”又忽悠她加入“百万翻番团”,她又追加了50万元,谁知再次爆仓亏了30万元。2013年8月,急于翻本的赵小姐把房子抵押出去,又追加60万元。谁知“丽莎”却突然没了音信。此时赵小姐发现,自己先后投入的120万元已经亏得所剩无几。
2014年3月份,江西人方斌在朋友林某的介绍下,将凑来的共计47万元作为投资资金,一并打入青岛多宝来贵金属交易有限公司的账户上,开始了从未接触过的现货白银投资。但3月19日当方斌操作时,系统却总是显示“价格已经发生改变,操作失败”的提示对话框。之后,他搜索到青岛多宝来贵金属有限公司的官方网站,准备将账户里的钱转到银行卡上,但他惊奇地发现该公司的官网已经处于无法正常打开的状态,客服和联系电话也无法接通。
年届古稀的李老先生2012年经由天津全唐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业务员小刘推荐,对贵金属投资动心。不过因炒白银需要在网上操作,而李老先生却不懂电脑,“小刘就打保票说他帮我弄,当时行情好一定能赚钱”。9月28日,李老先生签完《客户协议书》便拿出20万元积蓄投资白银。几个月后因着急用钱,李老先生要求退资,但直到2013年8月退资仍未达成,而此时他发现自己的账户余额成了8毛8分钱。
揭秘
山寨交易所遍地开花篡改数据欺骗炒主
投资理财有赚有赔,这本是很正常的情况,但记者注意到,在投资现货白银亏损的案例中,大家却都不约而同反映了交易平台工作不正常的现象。
网友“WEB2013”通过江苏银力贵金属有限公司投资现货白银,两个月亏损8万多元,她在控诉书中写着:12月非农,我想借这次机会能够搏一下,结果非农之夜,首先挂单卡盘,接着成交点位到了以后,成交单迟迟不显示,然后显示成交后,软件有停顿不能平仓,然后又发生了国际银到高点,大圆银还在低点的奇怪事情,当晚导致亏损严重……我通知了他们经理,他们表示不止我一人出现情况,公司肯定会处理,可等了一周都没音信,现在公司让我找交易平台,交易平台反过来让我找公司……感觉是一群骗子。
吉林长春的范先生则反映:按照现货白银交易规则,交易平台所提供的数据和国际银价都是同步的,也就是说,同涨同跌,而且幅度在一定的合理范围内。但是我将西北黄金珠宝交易中心和国内几大正规贵金属交易所在同一时间的数据比较,发现明显畸高。比如3月7日的9点半钟,它这个盘(西北黄金珠宝交易中心)打到4267,比天津贵金属交易所多打了44个点,这是怎么回事?而且我眼看着白银价格波动要赔钱,想退出,但是系统却显示无法操作。“我怀疑自己遭遇了央视‘3·15’晚会曝光的可以任意篡改数据的交易平台。”
“可以任意篡改数据的交易平台”——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经过多方联系,记者采访到国内某大型期货有限公司总经理于某。于某说,目前贵金属交易中心在国内有1000家,但是只有少数的几家是获得了国家相关监管机构的许可,而大多数贵金属交易中心是私自设立的、山寨的,“这些山寨交易所的系统根本无法接入外盘,他们是内部系统,没有任何监管的,没有监管就意味着可以肆意妄为,篡改数据当然存在”。
于某还罗列出了山寨交易平台的运作流程:在工商部门注册,名义为咨询公司或电子商务公司→购买搭建内部交易信息MT4(一种灵活度高、可调节操纵的仿真交易系统)→发展营销、客服人员,构建推广渠道→招徕投资者开户→和客户进行对赌,操纵交易系统+代客操作,榨取高额手续费→榨干客户投资或由于无法出金、交割现货而跑路。
“正规的交易所是不与客户形成直接的利益关系的,但在山寨交易所的内部平台上,客户和平台是对赌的,客户赚钱就意味着交易平台赔钱,客户赔钱则交易平台赚钱,在这种情况下,你觉得交易平台会让自己赔钱吗?所以说,山寨交易平台利用自设软件控制交易走势,给投资人设局,根本不会让客户赚到一分钱。”
深度
无资质“炒白银”涉嫌违法 期待监管法规出台
在与实力雄厚的交易平台的对赌中,势单力薄的散户们要想赚是不可能的。深圳的申女士在2011年成为黄金之星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的代理商,她发现,她所有的客户竟然没有一个人是赚钱的。“我统计了29个客户吧,没有一个是赚钱的,累计亏损430多万。”在对这些客户的交易记录进行了仔细分析后,申女士发现了很多蹊跷之处:当客户有机会赚钱的时候,交易软件总会出现一些异常,比如无法出单等。
5月12日,国内炒白银第一案在广州越秀区法院开庭,该案近百人受骗,涉案上千万元。检察机关指控,非法“炒白银”的广东中人德锦经贸发展公司法定代表人及其幕后香港老板等9人,无视国家法律,违反国家规定,未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非法经营境外期货业务,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已构成非法经营罪。经警方查实,中人德锦声称经营白银业务的网站(中亚贵金属网)服务器在香港,根本不可能与上海黄金交易所的网络进行联网操作。中人德锦收取客户们的款项后,并没有将其真正投入市场炒白银,而是采取虚假交易的方式,雇用操盘手在自建的网上进行虚拟交易,造成炒主资金亏损的假象。
郑州经开区法院何展法官告诉记者,代理个人进行白银延期交收业务属于法律规定的特许业务,除要向主管机关申请并获批准外,还应向上海黄金交易所申请成为会员,如果既没有获得经营许可,又没申请成为会员,那是根本不允许代理个人从事该业务。“现在沿海发达地区存在着很多炒金银和炒汇公司,他们都打着投资公司、咨询公司或者经贸公司等旗号进行交易,其实都是非法经营,广大市民应睁大眼睛,不要盲目轻信对方的花言巧语。”
河南天基律师事务所王敏杰律师则认为,目前我国对于贵金属交易的相关法规政策还有待完善,某些机构打擦边球的现象非常严重,而相关部门想要对这一行业进行执法存在难度。“国家对于贵金属交易没有一个明确的法律法规,实际管理都是散现于各个主管部门的,比如人民银行对于黄金有监管,证监会对贵金属交易也有职责,还有工商、税务也都对此有监管的责任,但是没有一个专门的法规对于贵金属交易有明确规范,因此在执法过程中会遭到‘谁都能管,但谁都管不好’的困局。”王敏杰呼吁,职能部门尽快出台相关法规政策,遏制非法公司利用“炒金炒银”来榨取群众的钱财。

本文来源:责任编辑:10036

版权声明:

一、凡本网注明“来源:平安河南”的所有文字、图片等稿件,版权均属河南法制报社和平安河南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平安河南”,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二、本网未注明“来源:平安河南”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平安河南",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三、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