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吸毒是条不归路——戒毒所内的忏悔

时间:2019-06-26 10:47:39   来源:河南法制报
分享到:
吸毒吸毒是条不归路——戒毒所内的忏悔

“‘毒门’一入深似海”,这句话可以说是每一名吸毒者的真实写照。在“6·26”国际禁毒日来临之际,河南法制报记者走进省内几家强制隔离戒毒所,听这些昔日“瘾君子”的内心独白。


吸毒致幻,她两次跳楼……


□河南法制报记者董景娅


   河南法制报记者在河南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见到刘某,身着戒毒人员服装的她仍显得与众不同。自小成绩优异,毕业于舞蹈学校的刘某一直都是亲戚眼中“别人家的孩子”。自从在一次聚会上吸入了第一口毒,她的人生轨迹彻底改变。
   2012年,刘某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其间,有人拿出一包冰毒提议大家一起“吸吸玩”。刘某尝试着吸了一口,安慰自己“一口而已,我自控力很强,肯定不会上瘾”。回家后,刘某就开始浑身不适,上吐下泻,手脚发麻,但是精神却极度兴奋,连续四天五夜没有睡觉。从此,刘某就踏上了吸毒的不归路。半年内,她的体重下降了30多斤,先后休克9次,需要随身携带速效救心丸。
 “像千万只蚂蚁在骨头缝里爬来爬去,浑身忽冷忽热,生不如死。”刘某这样形容毒瘾发作时的感觉。刘某的母亲曾下决心要让刘某在家里戒毒,但失败了。渐渐地,刘某开始彻夜不归,不和任何人联系,疯狂吸食海洛因。由于毒品强烈的致幻性,刘某经常出现幻觉,整日疑神疑鬼,曾跳楼两次,伤人3次,还用刀捅伤一名老人。
   2013年,刘某的母亲因重病住院。本应好好照顾母亲的刘某,却将家里的钱都拿去吸毒,经常导致母亲挨饿。为了筹集毒资,刘某甚至把母亲戴了20多年的镯子硬摘下来卖掉,又把家里的家具、家电全卖了,甚至阳台上的花都被她卖了。
   刘某一次次发誓要戒毒,但是,当毒瘾发作,那种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让她痛不欲生。她一次又一次复吸,直到2015年因吸毒被焦作市公安局抓获,被强制隔离戒毒。
 “我是千万吸毒者的一个缩影,我的故事是真实的、残酷的,毒品不仅毁了我的身体,更瓦解了我的意志,毁了我的家庭……”语毕,刘某痛哭流涕。


因为毒品,他失去所有……


□河南法制报记者董景娅


   李某曾是一名成功的商人,也是一位好丈夫、好父亲。可是,从2008年起,这一切光环都离他而去。这一切的开始,只因一个“毒”字……
   2008年4月,李某被香味吸引,第一次接触毒品“麻古”。吸食过后,李某感觉像在棉花里行走,心里莫名兴奋。为了再次体验那种兴奋,李某走上了吸食毒品的不归路。
   随着吸食毒品的时间越来越长,李某对毒品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每天睁开眼就想吸几口、吃饭前吸几口、出门前吸几口……李某不再想着自己的事业、家庭,满脑子都是“吸几口”。身边的朋友、事业上的伙伴逐渐远离,2016年,妻子也带着孩子离开了他。然而,毒品已经侵蚀了李某的思想,他彻底变成了毒品的奴隶,他想:“太好了,再也没人管我了!我终于可以放开吸毒了!”
   2017年10月22日,李某被安阳市北关治安队强制隔离戒毒,后被转送到开封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如今,李某的精神慢慢恢复正常,情绪日趋稳定,开始主动配合戒毒工作。同时,他深刻认识到了毒品的危害,向家人写下多封催人泪下的忏悔信。
 “我现在不再依赖毒品,有信心离开毒品,我想重新开始我的生活,为了父母亲、为了孩子、为了身边的亲人朋友,远离毒品,远离吸毒的人。”李某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他痛恨毒品,更痛恨自己……


□河南法制报记者董景娅


   身为家中长子,林某自小活泼聪明,性格讨喜,18岁辍学后外出打工,攒了不少钱,后来又在老家做起生意,当上了小老板。一次朋友聚会时,出于好奇,林某吸了几口一个朋友递过来的“烟”,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他每天都想着能和朋友聚会,再抽上那样的“烟”。
   每次毒瘾上来,林某都告诫自己一定要忍住,一定不能再吸了,可每次他都无法克制自己。就这样,林某开始了魔鬼一般的“瘾君子”生活,老婆、孩子、生意都被他抛在脑后。为了吸毒,他花光了家中大半积蓄,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
 “那时候的我,已经没有了亲情、人性,良知对我而言形同虚设。”如今,在河南省未成年人强制隔离戒毒所接受强戒的林某悔不当初。他说,为了吸毒,自己用尽一切办法、编了无数理由找亲朋好友借钱。
 “我痛恨毒品,我更恨自己……”林某说。被公安机关抓获的那天,冰冷的手铐让他幡然醒悟:自己为什么不珍惜大好青春,为什么沾上毒品,把美好年华浪费在与“毒魔”的交易上?如果自己选择去奋斗,去照顾孩子、孝敬父母,那该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我想告诫那些正在吸毒或因好奇心准备吸毒的人,一失足成千古恨,莫拿生命赌明天。大家一定要以我为戒,珍爱生命,远离毒品!”林某颤抖着说。


我亲手埋葬了自己的前途……


□河南省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人员张某/口述河南法制报记者董景娅通讯员毕冠领/整理


   曾经的我,作为一名大学专科毕业生,怀揣着梦想和对未来的向往。2015年毕业后,23岁的我带着一颗年轻无畏的心毅然离开故乡,去北方打拼。天道酬勤,由于有文化、能吃苦,来到天津的第二年,我便买了房、买了车。
   青春是冲动的,也是无知的。自以为成了成功人士的我,开始变得我行我素,桀骜不驯,不愿和领导、同事融洽相处。久而久之,我屡屡碰壁,最终辞职。
   辞职后,我开始混迹于酒吧和夜场。慢慢地,我在灯红酒绿中彻底迷失了自己,结交了不少所谓的“哥们儿”,这些“哥们儿”后来成了我的“毒友”。沾染上冰毒后,我彻底堕落,什么理想、抱负,统统成了笑话。因吸毒逐渐陷入疯狂的我,最终尝到了苦果。
   2017年5月,我被送到省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接受强制戒毒。每每静下心来,我都觉得自己当初是多么的荒诞可笑。曾经我也是有为青年、父母的骄傲,但为什么会鬼迷心窍地吸毒,过上离经叛道的生活?因为吸毒,我亲手葬送了自己的前途,更辜负了家人的期待。虽然家人一直对我不离不弃,但每当接见日看到头发一天天变白的爸妈对我强颜欢笑,我都心如刀绞。
   2018年4月,我父亲生病住院,7月,母亲又不慎摔倒骨折。家中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父母却对我只字未提。当我辗转从姐姐那里听到消息,心急如焚地赶紧拨通家里的电话,妈妈却没有谈论自己的病情,而是宽慰我说没事。每次想起这些,我的眼泪都会控制不住地在眼眶里打转。万恶的毒品,彻底打破了我原本平静幸福的生活。
   两年的强戒时光,也许尚不足以使人与社会、家庭完全脱节,但一生能有多少个两年可以让人肆意挥霍浪费?谁的亲人能禁得起这种精神折磨?我一定会摆脱“毒魔”,重新踏上美好的人生之旅!

本文来源:河南法制报责任编辑:张可

版权声明:

一、凡本网注明“来源:平安河南”的所有文字、图片等稿件,版权均属河南法制报社和平安河南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平安河南”,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二、本网未注明“来源:平安河南”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平安河南",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三、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