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武汉一线,一组郑大人的战“疫”日记曝光!

时间:2020-02-07 11:07:09   来源:河南法制报
分享到:
来自武汉一线,一组郑大人的战“疫”日记曝光!

自2020年1月底始,郑大的医护战士们驰援抗疫前线,他们在用行动践行着铮铮誓言。日前,他们将在前线抗疫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用文字记录下来。他们有的错过了为父母尽孝,有的错过了求婚,有的自称战士,有的被孩子称作英雄……

一、在我看来,来疫区就是来打硬仗的

2020年1月30日

郑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

河南援鄂医疗队护理组大组长 张卫青

筹建一个新的院区并不是那么容易的,需要做大量的准备工作。在今天刚接管新院区的时候,其实大家的工作量还是有点大,我一大早不到8点就进去了,到下午5点才出来,本来一个班排的是四个小时,但是今天一早进去就出不来了,因为实在是事情太多了。

在新开的病区里,除了医生、护士和病人,没有保洁员、护理员,除了我们日常的医疗工作,我们护理队员还要承担保洁、消杀、以及照顾病人日常起居的所有工作。就连大家每天的一日三餐也都需要护士们派发到每个病房,如果是不能自理的病人,护士还要照顾病人吃饭。

目前我们接管的62个病人都是疑似病人,这其中还有危重病人,但是经过在院治疗,病情都有所好转。今天是进病区的第二天,大家的工作状态都很好。在我看来,来疫区就是来打硬仗的,大家都在积极的应对,我也相信,河南医疗队是一支能打硬仗的好队伍!


二、大家都是笑着满怀信心地进入病区


2020年1月30日

河南援鄂医疗队临时党总支组织委员兼医疗组副组长、郑州大学五附院医疗队党支部书记兼队长 冯永海



经过昨天16:00—20:00在武汉市第四医院(古田院区)11层病区满负荷的救治工作,各位战友从病区疲惫返回,没有一个叫苦喊累,但看得我心酸流泪。

工作区是不能带手机的,只能在清洁区里拍摄兄弟姐妹们的身影。4个小时的工作,实际上的时间从穿防护服到最后脱下来不止6个小时。15:30进驻病区穿防护服,一直到21:30还在回来的路上。工作中根本想不起吃喝拉撒,汗水跟蒸发的热气湿透了全身衣裤。由于穿着防护服,彼此间不好辨认。我们就突发奇想,在背后写上我们医院的名称和各自的姓名,以更好的确认彼此。

大家都是笑着满怀信心地进入病区。病区里收治的是发热和疑似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一半都是病情较重的患者,发热、胸闷。这个患者发热退烧,那个患者胸闷气短,需要诊断、护理及治疗,给患者们喂水、喂饭,并对病区进行控感处理,一刻不停地紧张工作着。加上新电脑系统需要熟悉,时间总是很快就过去了。出病区更是最关键的时刻,脱防护服也需要严格按照感控要求。

此刻,在我刚刚准备完稿时,两位战友给我递交了入党申请书,他们是张丽文护师、孙哲主治医师,加上之前万琳、李晓艳、胡绍月、刘莹、史峰峰、杨默等同志共有8位队友向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郭涛主治医师告诉我还能写入党申请书吗?我告诉他现在休息,明天再说。队友们加油,你们都是好样的。战友们一定要注意休息,明天另外一个病区又要开始由河南医疗队托管了,大家还要上战场。

今天阳光明媚,心情也好了很多。昨天河南省支援湖北应对疫情医疗队开了总结会,针对托管病区后出现的一些细节问题五家医院的医疗队各抒己见,查摆问题,提出来一些建议,达成了共识。今天在工作微信群里再次强调关键环节,早餐碰到河南省医疗队临时党总支书记兼队长王耀平和副书记兼联络员朱声永两位领导,对我昨晚发言给予赞扬,联系我对接河南新闻广播的记者向后方传递抗疫一线情况。

今天下午3:00,湖北省副省长肖菊华一行来到驻地慰问河南省支援湖北应对疫情医疗队,让我们大家在异乡感受到湖北省省委、省政府的关怀和武汉市人民的期望!

我所在的医院——郑州大学五附院的党政领导及院工会在后方也要面对繁重工作的同时纷纷打来电话或发来信息,对医疗队队员慰问鼓励,征求我们缺少什么、需要什么,让我和队员商量列出清单、上报所需物资,医院领导和工会表示会尽快落实、支援前线,感谢后方的大力支持。

今晚我们所有队员将分两组将进入2个病区值夜班,持续12个小时,相信我的队员,他们特别能战斗,能打硬仗,能打胜仗,加油我的队友!加油武汉,胜利属于我们大中国!


三、我想这次您也一定会同意,会为女儿感到骄傲的


2020年1月31日

郑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河南援鄂医疗队护理组大组长 张卫青


妈妈,您在天堂还好吗?我想您了!

今天晚上从病区回到宿舍,接到大象新闻记者发来的视频连线采访,在采访快要结束的时候,记者突然问我有没有什么话想和家人说,这一问,把我从这两天的忙碌中拉回到了在郑州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光。这两天虽然我天天都会和家人报平安,但我也知道,有些话再也讲不出来了。因为21天前,您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按照咱们那的习俗,今天是您的“三七”。按理说,我应该去看看您。但是,在一线的我,只能面向家乡的方向,为您祈祷。

妈妈,我有时会想,如果您知道我要来一线,您会不会同意呢?想到2008年汶川地震的时候,您都同意我前往一线了,我想这次您也一定会同意,会为女儿感到骄傲的。不过遗憾的是,这次离别,再也没有机会和您挥手告别了。

我们在一线承担了很多除医疗护理工作外的照护、清洁、消杀工作,这是我们平时工作量的两到三倍。虽然每到夜幕降临都会想家,但是一想到明天还有60多名患者等着我们,所以每晚仅有的四个多小时的休息时间就显得格外宝贵。

妈妈,今天上午,听说我们河南医疗队队长王耀平同志通过视频连线,向家乡报了平安,表了决心,家乡的父老乡亲都很关心我们。就像王耀平队长连线时的那句话:请家乡父老放心,我们在这里很好,我们一定全力以赴以我们的实际行动为河南人争光,争做河南出彩人。

亲爱的妈妈,您放心,女儿一定在做好工作的同时,保护好自己,精神饱满地打好这场硬战,请等着我们的好消息!


四、我希望它见证我奋战在疫区一线的分分秒秒


2020年2月1日

郑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河南援鄂医疗队队员 李瞳


今天下午两点半,我刚下了夜班回到宿舍,虽然上的是夜班,但是脱下防护服,再等等班车,也就到中午了。胡老师帮我们领了早上发的盒饭,送到我们手里的时候早就凉透了,还好住地有微波炉,稍微热一下就能吃上一顿“下午饭”了。

我们刚到武汉那天,队里就成立了临时党支部。看着党员同事们不论什么时候都冲在前面,这让还没有入党的我十分感动。所以到武汉的第一晚,我就在床边迫不及待地写下了这份入党申请书。

来一线之后,我们的工作量是平时的两三倍,一忙起来,写好的入党申请书也总是忘记交上去。前两天大家要正式开始进入隔离病房工作了,我的申请书还一直放在贴身的洗手衣里没有拿出来,一想到换上隔离服十多个小时都没法儿脱下来,如果出汗太多把申请书打湿了可咋办?不如就夹在我随身携带的工作日志本里呀!这样一来,申请书不会被打湿,而且也不会发皱,我可真是个小聪明!

同事们都打趣,问我为什么不把申请书放在宿舍,改天交上去就行啦。那可不行,这份入党申请书可是陪伴我在一线的“宝贝”,我才不舍得让它自己躺在宿舍呢!我希望它能陪我身边,陪我上战场,见证我奋战在疫区一线的分分秒秒。

第二天中午,我终于下了夜班从隔离病房出来了。摘护目镜、口罩,脱防护服的时候,我发现穿的洗手衣都湿透了,幸好工作日志里的这份入党申请书还乖乖的陪在我身边,没有半点儿“损伤”。现在,“你”已经是一份深入疫情一线的、“成熟的”入党申请书了,我要把你交给党组织啦!


五、我亲爱的同事们啊,你们一定要在前线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2020年2月2日

郑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心内科护士长 唐姗钐


河南第一批援鄂医疗队已经在武汉战斗7天了,自从我们院的28名同事去了一线,院里的工作更忙了。我已经好久都没有跟他们联系了,但我知道我的同事们每天比我要更辛苦,而且大家带着护目镜几乎都是在看不清的情况下工作的。

今天休假在家,突然接到院里通知要去省卫健委送物资,原来,大象新闻的记者要帮我们带一些医疗物资前往武汉。今天是河南第二批援鄂医疗队出发的日子,随团前往武汉的医疗队中也有大象新闻的记者前往,在一线的张卫青主任急需大量的医疗物资。

几天前我们就接到前线的消息,因为一线紧缺消毒用品,所以我们早就准备一些物资,就等机会送往前线,没想到今天记者同事主动联系上了我们,要自告奋勇帮我们送物资。

接到任务我二话没说,就立马赶往院里拿物资。但我接过同事打包好的物资才知道,这里面只有消毒片和体温计,因为现在院里也没有喷壶了,同事们也只能去现买。但是因为第二批医护人员下午两点就要出发,同事刚刚买到的喷壶很遗憾并不能送到一线了。

当我把这份精心准备的包裹交到记者手里的时候,我脑子里面只有这一个念头:我亲爱的同事们啊,你们一定要在前线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只有自己好了才能照顾好病人,你们一定要平安归来。



六、谢谢一线奋战的医护工作者,也感谢一线采访的记者


2020年2月2日

郑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河南援鄂医疗队护理组大组长 张卫青

今天是2020年2月2日,原本这个日子适合表白爱情,但今天我想用来表白抗“疫”一线的记者朋友。

今天中午快12点的时候,我突然收到记者小朋友发来的消息:“张主任,下午河南医疗队第二批医护人员将要从郑州出发,我们大象新闻将有两位记者同事随团前往武汉,您有没有什么东西需要我们帮忙捎给您的?如果需要您跟我讲,我让我同事捎过去。”

收到短信的我连忙回了一句:“真的吗?”,不敢相信啊,竟然记者朋友要主动帮我们带物资,这让我感到又惊又喜,连忙和同事商量有什么东西是我们急需的。

医院的84消毒液紧缺,每天用量大,浸泡护目镜、喷洒等都需要用,如果没有就不能进行日常消杀,我们的工作就很难进行,患者和医护人员也会冒着极大的风险。生活上的困难都能克服,但是感控工作一点都不能大意!

“医院同事准备好的消毒片、喷壶、体温计想让你们帮忙给带过来,不知道方不方便?”我试探性的将我们的需求发给了记者,没想到她二话没说就同意了。

但一想到记者们在一线采访也很辛苦,我又忍不住对她交代:“如果物资到不了武汉,你们就留下用,记者在一线也很辛苦。”

在医院的同事们早就为我们打包好了物资,就等待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呢!下午两点,我接到了记者打来的电话,物资已由二附院的同事安全送达前往武汉的记者手中!

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这么多天的疲惫也因为这份包裹的到来一扫而空!

这时,我在微信群里看到了男护士们的求助:护士小姐姐们都把长发剪了,我们男护士为了减少感染风险,也准备把这头“长发”剪了!


为了不麻烦大家,重症医学科护士张超奇就直接在房间里为孟刘号剪起了头发,看着这两位小朋友不知如何下手的样子,我不禁乐了,这还得我这位“美发总监Tony老师”亲自下手啊,放着我来!理完发后,孟刘号看着镜子里的发型,对我说:“张主任这技术太专业了!”

看着这群孩子在休息间隙的“自娱自乐”,想着马上就能见到的医疗物资,今天晚上终于能睡个好觉了吧?相信有了第二批河南医护人员的加入,我们一定能打赢接下来的战役!

谢谢这群在一线奋战的医护工作者,也感谢这群奋不顾身前往一线采访的记者!我们在武汉等你们!


七、小娜,我身上没带戒指,等战胜了疫情,我回去了就给你买!


2020年2月3日晨

郑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ICU护士、河南第一批援鄂医疗队队员 周凯


亲爱的小娜:

昨天是2020年2月2日大年初九,是我们认识的第490天,原本这天应该是咱俩订婚的日子,但现在我却在武汉一线支援,不能如期而至了。

昨天的白班特别忙,我是最后一个走出病房的,下班时已是下午一点多。脱掉防护服后洗手衣都被汗浸湿了,脸也被口罩压出了深深的勒痕。我苦笑着跟同事超奇抱怨道,要不是疫情我都订婚了!这可是我大喜的日子啊……没想到超奇竟然在一旁给我出主意:“那就跟她视频呗,我们大家一起帮你求婚!”

我啥都没准备,这可怎么求婚啊。同事说这本来就是特殊时期嘛,回家补办就行,但是仪式感要有。所以在回宾馆的路上,大家起哄下就有了那个视频求婚。

小娜,对不起。当初报名的时候没有跟你商量,临出发了我才跟你说。湖北的疫情严重,需要我们医疗队伍支援,我们肯定要站出来,所以当时我没有犹豫就直接报名了。我妈知道我要去武汉的消息时她哭了,你去安慰我妈,给我爸妈做饭,学着包包子、蒸馒头、做凉皮。我妈肩周炎犯了。你还带她去医院检查,这些我都记在心里,突然感觉欠你的太多了,谢谢你对我的包容支持和理解。小娜,我爱你。

来武汉支援已经一个星期了,这几天我一直在想以前咱俩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争吵的场景,有时候想着想着就不自觉地笑了,好怀念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啊。

小娜,这次来武汉也让我想明白了很多事。以前我经常加班,时常会忽略你,逛街的时候我不在,吃饭的时候我不在,我还经常约会迟到,还总是给自己找借口,说这都是为了给你更好的生活,我太想证明自己了。但现在想想我真的是太傻了!在武汉的日子,每天看着患者和家属无助的眼神,让我明白了最重要的其实就是陪伴。

小娜,我要改变。回郑州之后我要多陪你,事业重要因为我们要靠它生活,但是爱和陪伴也同样重要,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今年五月,我们准备办婚礼的,但因为我要出去进修,要推迟了;这次订婚我又未能如约,瞒着你来了武汉,说真的我觉得自己快成一个言而无信的人。但是小娜,等我们打赢了这场疫情战,我一定兑现我的诺言,我一定会保护好自己,每天写一篇日记,记录这里的生活,你也要保护好自己的身体。

小娜,我身上没带戒指,等战胜了疫情,我回去了就给你买!

爱你的大周


看,我的男朋友真棒!


2020年2月3日,下午

郑州大学第五附属医院脊柱外科护士 宋娜娜


凯:

你的来信我已收到,让平时不善言辞的我们多了次深切交流的机会。

你总是愧疚的说:陪我的时间太少,以后尽量多陪陪我。其实我只是嘴上埋怨你,内心还是支持你去加班、学习的。

我平时很少向你表达我的爱意,也很少去夸奖你。知道么?恰恰是你这种努力上进、爱学习的精神深深的吸引了我。是啊,我们正值青春年华,本该各自为自己的事业去努力奋斗,丰富自己的技能、知识。我认为美好的爱情就是一起共同进步,你很好,我也不差。相互扶持,共度一生。

2020.02.02农历初九,多么美好的日子。虽然我们没能于这天如期举行订婚仪式,但是收到别样的视频求婚,让我十分惊喜和感动。

作为一名医务人员,一名共产党员,你能在国家和人民需要的时候站出来,我很为你骄傲。看,我的男朋友真棒!你怕我难过,没有第一时间告诉我去支援的消息,我想说:我不但不会反对,并万分支持。同样身为医务工作者的我,由于是外科护士没被选到和你们一起并肩去前线,我在医院的临床一线默默为你们加油。

希望你们照顾好自己,多喝水,注意休息,每天报个平安,早日凯旋!

爱你的小娜


八、虽然我看起来瘦小,但在疫情面前我们都是“战士”


2020年2月4日

河南援鄂医疗队队员、郑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 刘晓静


昨天下午我值班,我主要的任务就是为患者做咽拭子的采集,等到工作结束我数了一下,我一口气为15位患者做了咽拭子的采集工作。

大家都说,在这样一场救治的“战役”中,为患者采集咽拭子无疑是最危险的工作之一,不过大家说这个工作有危险也没有错,因为在这一过程中,由于咽喉部有异物刺激,患者极其容易控制不住自己,从而做出咳嗽、打喷嚏等应激动作,从而造成体内的飞沫喷发而出。这样的情景下,工作的危险性可想而知。但是我们不能因为采集咽拭子很危险就不去做啊!在我们平时的临床上,采集患者咽拭子时,需要用压舌板压住患者舌头,叮嘱患者张口发“啊”音,从而暴露咽喉部位,用培养管内的消毒长棉签以灵敏而轻柔的动作擦拭两侧腭弓和咽、扁桃体上的分泌物。

从临床经验来看,正常人群的咽峡部培养应有口腔正常菌群,而没有致病菌生长。咽部的细菌均来自外界,正常情况下不致病,但在机体全身或局部抵抗力下降和其他外部因素下可以出现感染等而导致疾病。因此,咽部拭子细菌培养能分离出致病菌,有助于白喉、化脓性扁桃体炎、急性咽喉炎等的诊断,更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非常重要的检测手段。

虽然我看起来瘦瘦小小的,但是在疫情面前我们都是“战士”,我们来到武汉,就是为这些患者解除病痛、为广大民众护佑平安的,无论哪个岗位需要我们,我们都会义无反顾地顶上去!


九、爸爸就是英雄,大家都称我们是英雄!


2020年2月5日

河南援鄂医疗队队员郑州大学五附院 感染性疾病科副主任、主任医师 高广甫


2020年2月5日凌晨4:27,午夜醒来,思结万千,再难入眠。

忆起大年初一(1月25日)夜20:51,忽接医院电话:紧急会议!马上从家赶往医院开会,爱人边拿外衣边急切问:“疫情严重了吗?”女儿跟在身后面色凝重:“你要去疫区吗?”

晚11时左右回家:“我已报名参加武汉救援。”

瞬时爱人泪流满面,女儿轻声呜咽。“我就知道你会报名的”,“上次你就这样,也不跟我们商量一下!”……义不容辞啊,这是医生的天职呀!

“为什么总是你?50多岁的人了,还充英雄!”爱人哀怨。

我的专业就是传染病,我是男人,我年长,我经历过2003年非典那次,我不去谁去?!

女儿泪眼婆娑:“爸爸要直接进隔离区吗?要接触病人吗?要给病人插管手术吗?感染风险大吗?……”一连串的向题未完,已泣不成声!

“爸爸是专业的,爸爸经历过,爸爸会万分谨慎的……放心,爸爸一定好好的。你不总说爸爸的生活平淡,缺少激情吗,这次爸爸就激情一下给你看,去做个英雄!”

女儿看着我滑稽的超人造型破涕为笑:“爸爸你要好好的回来,你要每天打电话给妈妈和我,要每天发你们的照片,我为你画像,我们不要你做英雄,只要你好好的!”说着又满面泪水!

好了好了,爸爸都答应你,要相信爸爸是无所不能的!18岁的女儿已不那么好骗了!我优秀的女儿,已是清华大学美院一年级大学生了,想起来就从心里笑出来。

终于,女儿的画作完成。

已来到武汉支援的我,通过电话和家里人联系:“乖女儿啊,爸爸很喜欢你的画,大家都很喜欢!太棒了!你在上面加个标题:我的爸爸是英雄!然后签上你的大名!”我要求女儿。

“我没那么幼稚!”

“爸爸就是英雄,大家都称我们是英雄!”我强烈要求!

“您不是,大家才是!”女儿固执己见,唉!真是女大不由爷呀!

想必爱人定在旁边莞尔浅笑!那一刻,心里暖暖的。(河南法制报全媒体记者 黄丽 整理)


本文来源:河南法制报责任编辑:张可

版权声明:

一、凡本网注明“来源:平安河南”的所有文字、图片等稿件,版权均属河南法制报社和平安河南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平安河南”,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二、本网未注明“来源:平安河南”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平安河南",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三、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