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国政法故事汇│法庭的“老爷车”

时间:2020-01-06 14:02:30   来源:河南法制报
分享到:
法庭的“老爷车”

□汝南县法院郭伟\讲述河南法制报记者荆锐\整理

说起来已是多年前的事了。那时,我在汝南县一个镇上的法庭工作。庭里有四个人,唯一的交通工具是一辆白色的北京吉普车。它和我们朝夕相处,风里来,雨里去,立下了汗马功劳。可渐渐地,它却耍起了“老爷”脾气。

一天,清晨6点,我和同事老陈、阿岩从法庭出发,驱车到另一个乡办案。吉普车奔驰在乡村的柏油路上,异常轻快,两边高高的杨树一闪而过。夏天的晨风吹进车窗,格外清凉。我们到一个村里调查案情,发送传票,办完时已是7点多。老陈说:“人是铁,饭是钢,咱们该吃早饭了。”我们就在街头小吃摊旁随便吃了点油条豆浆。

等我们再坐到车上时,那车说什么也打不着了。老陈说:“咱吃饭没让它吃,它不干了。”我问司机咋办,司机说:“推,就当吃罢饭活动一下。”我们弯着腰推了30多米,车后喷出一阵浓烟,才慢慢地启动。

老陈大声喊:“别停车,坐‘活’的!”我们几个人赶紧爬到车上。老陈打趣道:“这车真是,专在人多的地方打不着,这不有损人民法官的高大形象嘛!”我们在笑声中又出发了。

10点多,我们到一个单位调查取证。我在办公室记笔录,刚记到一半,就听外面一声巨响。我急忙往外跑,看见司机正蹲在车轮子旁,伸头往车下瞅。看我们过来,他一脸无奈地说:“车胎爆了。”

这咋办?司机说有个备胎,但也不保险,说不定啥时候还会爆。等我记完笔录,备胎已经换上了。我们就怀着“不保险”的心情,继续前往下一站。

中午的太阳格外毒,车颠簸在田间的路上,老掉牙的录音机里断断续续地唱着“你也说聊斋,我也说聊斋”,车厢像个大蒸笼。老陈说:“今天免费桑拿,大家尽情地享受吧。”正说着,车突然熄火了。

这又是咋回事?司机苦笑着说:“我问谁?”老陈边下车边脱衣服,说:“用老招,推!”我们几个赤膊上阵,来来回回推了几趟,车就是没反应。我们看看四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火一样的太阳下,是无边无际的庄稼地。我感到非常无助,说:“老陈,不是我迷信啊,是不是这车不爱听聊斋什么的?”

“看我的。”老陈让司机揭开车盖,探身一边鼓捣,一边咕咕哝哝地不知说些什么话。不一会儿,车真的打着了。我们笑称老陈是“半仙”。这时,我们都浑身大汗,衣冠不整,法官形象荡然无存。大家都想,此处不可久留,快走。

太阳落山时,我们完成了一天的任务。在回法庭的路上,大家如释重负。阿岩对着车窗大声唱道:“说走咱就走……”老陈说:“今天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但我们克服了重重困难,顺利完成了……”刚说到这儿,我们就听见车外“哐哐当当”地响。司机说:“不好!”急忙停车。我们跳下车时,看见后面的车轮几乎掉下来了。老陈说:“看来我总结得早了点儿。”惊慌的我们又被逗笑了。

月光下的田野朦朦胧胧。仰望月明星稀的夜空,我突然想起郭沫若《天上的街市》中的诗句来:“我想那缥缈的空中,定然有美丽的街市”“那隔着河的牛郎织女,定能骑着牛儿来往”。我置身在诗的意境中,觉得这诗句是我自己的,一天的劳累在不知不觉中消散了。

我们的“宝贝”车就是这样,它就像一个幽默的老朋友,在我们紧张的工作中,时常制造一些小麻烦,和我们开玩笑,使我们繁重的工作平添无限乐趣。我们早就习以为常,不叫苦、不埋怨。这就是基层法庭的工作,这就是乡村法官的生活。

几年过去了,我调回了县城工作,那辆吉普车也早已不知“退休”到何处,我却时常记起它,记起这个老朋友,记起在法庭那段艰苦而充实的日子。


本文来源:河南法制报责任编辑:张可

版权声明:

一、凡本网注明“来源:平安河南”的所有文字、图片等稿件,版权均属河南法制报社和平安河南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平安河南”,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二、本网未注明“来源:平安河南”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平安河南",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三、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